巩义慈云寺复原古佛像_最新动态_青龙山慈云寺景区

    乐享浪漫旅程

    晒太阳、踏青、钓鱼、烧香拜佛,这里一定是您最佳的旅游胜地!

    梵音悠远静心禅茶

    尝新鲜禅饭,烧香拜佛请到郑州青龙山慈云寺来旅游参观!



首页 -> 景区动态 -> 最新动态 -> 巩义慈云寺复原古佛像

巩义慈云寺复原古佛像

作者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14-10-30 15:49

导读:全国首例佛教实验考古项目建设

 

10月17日下午,巩义市南部青龙山幽幽山谷中,慈云寺旁岩壁上,雕刻着一米见方的佛龛,卷起帷幕后,一尊石佛拈指盘坐,双目微合,栩栩如生。北京大学的考古学家在巩义市青龙山的崖壁上完成了全国首例佛教实验考古项目。

  现代工匠“对话”古代技艺

  41岁的河北曲阳工匠刘建伟用长满老茧的手摩挲着石佛身上的纹路,为这件作品打了“80分”。

  刘建伟和他的8人团队用了整整23天时间,将伊洛河边巩县石窟寺第四窑西壁中心龛,完整临摹雕刻在20公里外的慈云寺旁山崖上。

  看着惟妙惟肖的复制品,曲阳传统石雕匠人们兴奋不已,他们隐隐体会到了古代能工巧匠的手法,提升了技艺。曲阳隶属河北省保定,是我国著名的石雕之乡。

  “只有在凿刻之间,才能真正领略到北魏雕刻艺术的魅力。”出身雕刻世家的刘建伟感慨地说。

  作为临摹雕刻的主力,工匠郭文佳深有体会地说:“现代工匠雕刻太刻板拘泥,古人的雕刻自然生动,因材施工,有太多值得学习的地方。真是太受用了。”

  “原汁原味”复原古佛像

  这项工作,是北京大学在巩义进行的第一个佛教实验考古课题。2013年11月28日,北京大学与巩义青龙山慈云寺共同建立了佛教实验考古基地,研究保存下来的传统石作工艺,模拟开凿代表性古代窟龛造像。

  佛教实验考古,是通过利用现代保存下来的传统石作工艺,选取具有代表性的古代窟龛造像作为模拟对象进行开凿,从而加深对古代造像设计、开凿过程的理解。

  项目负责人、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杭侃说:“通过这一过程去回溯古代的营造活动,再现了古代佛教窟龛开凿过程和营造工艺。在过程中去体会古代工匠可能面对的实际问题,以此反观他们的营造成果,拉近现代与古代的距离。”

  “在临摹雕刻中,遇到岩石断层,现代工匠采用填充石块的方法处理,这种问题古时也会遇到,例如云冈19窟主尊,其胸部有一条很大的裂缝,古人也采用了同样的办法,剔除裂缝填补石块再统一造型。”杭侃说。

  首次试验成功,得益于石窟考古新技术、新方法的应用。北京大学的考古学家使用三维激光测绘技术,准确获取石窟佛龛的数据,制作正射影像为底图,并参考不同角度的照片开龛。

  杭侃和他的考古团队也很兴奋。他说,这些实验考古的成果,将为石质文物保护提供可能的实验材料,在避免对原物进行不必要损伤的前提下,积累相关实验经验,从而能对古代石质遗存实行更具针对性的保护措施,这对于保护濒危石窟具有重要意义。也推动了新型保护材料与方法的开发与运用。

  为保留住开龛的过程,匠人们开凿三龛,其中一龛是完成龛,而另两龛是过程龛,属于未成品,它们停留在施工过程中的重要节点上。人们可以了解佛龛是如何“炼”成的。

  实验中,杭侃考古团队原来一直以为造像最后是靠砂石打磨的,但工匠根据经验,并对原龛观察后,发现其身上残存的刀痕,所以在施工过程中才使用刀子打磨的方式。“亲自动手一做,不仅了解了古代窟龛开凿的基本工序、工具、工时和人工组织等,各龛布局与岩层走向如何布局,造型错误如何修正,加深了我们对古代造像设计、开凿过程的理解。”杭侃说。

  助推巩义建设历史文化城

  10月18日,参加“巩县石窟学术研讨会”的国内外专家们现场考察了佛教实验考古基地。专家们认为,实验考古在史前考古领域已得到广泛的开展,而对于佛教考古乃至历史时期考古来说,这仍是一片尚待探索之地。因此,佛教实验考古基地的建立,无疑属于开创之举,在学术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考古学家们不仅仅关注于学术,他们为慈云寺景区编制佛教实验考古专项规划,对青龙山山体进行统一规划,利用国内外石窟造像研究成果,在青龙山开凿石窟和摩崖造像。

  “这只是开始,今后我们不仅要复制小型佛龛,还要逐步开凿大型石像、石窟,建设佛教教义区、中国佛教艺术断代教学区等,中国古代著名石窟的典型窟龛,将有望在这里一一呈现。”杭侃说。可以预想,在青龙山五十三峰环绕之间,将荟萃全国各地经典的佛像,这些精美的雕刻将成为新的景观,新的旅游品牌。
慈云寺所在的大峪沟镇党委书记庞国栋更是喜上眉梢。他知道,这次合作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对正在转型中的大峪沟镇、巩义市意义重大。通过加强我国佛教考古教学与研究、弘扬佛教文化,也将促进巩义文化旅游业发展,对于巩义打造历史文化城,打造慈云寺、祖林、摩崖造像三大佛教景观,形成与慈云寺、白马寺、少林寺中国佛教文化“金三角”具有重要意义。

  专家认为,依托我国石窟艺术这一富矿,通过创新手段,认真挖掘石窟雕刻中的文化内涵,加大保护传承力度,使其成为文化的亮点,成为最具文化影响力的文化传承基地,不仅符合大中原建设“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的要义,也是一种有益的探索。

  已是深秋,曲阳工匠刘建伟开始打点行装,准备回乡。“明年开春后我们还来,两年后,沿着山路你们将看到绵延不绝的摩崖石刻,还有新开凿的石窟。这才刚开始呢。”他说。